神剑永恒_第三章 旧剑还在 是否锋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章 旧剑还在 是否锋利 (第1/3页)

  “嚯、嚯、嚯……”入夜时分,阵阵的磨刀声传来,方宁坐在水井边,不断的打上一桶桶的井水,浇在磨刀石上,用力的打磨手中的铁剑。

  三尺青锋,反映着清冷月光。

  方宁握着剑柄,手指.xzsj8.牢而不紧。左手屈指在剑脊上轻弹,铮,有些低沉的剑鸣声,在明亮的剑锋上来回震荡。

  方宁亮若晨星的眼眸慢慢闭上,侧耳倾听着那剑鸣,少年略显平平无奇的面容上显出一种专注,一种认真。

  这种专注和认真,让少年多了几分凝重沉稳,多了几分自信成熟。褴褛的衣衫,瘦弱的身躯,都掩饰不了少年此时的超然风采。

  观千剑而后识器。方宁家传的磨剑术,就是要明辨剑理、剑心,在打磨过程中,以真气炼剑,去其杂质,锋利其刃,无论什么刀枪剑戟,经此法一磨,立刻变得寒芒逼人,吹发可断。

  在方宁的真气以奇异妙法,不断精心打磨之下,渐渐的铁剑锋芒毕露,光芒四射,变得锐利无比,伸手接触剑锋,那被他打磨开刃的剑锋,让人有种冰冷的感觉。

  剑锋所到之处,汗毛都会不由自主的立起。拔根头发,轻轻落在剑锋之上,顿时一分两断。

  这种秘法,在天罗帝国几乎差不多的家族都会拥有一二。

  只有拥有秘法秘术,一个家族才能传承下去,才能在以战为国之本的天罗帝国,站稳脚跟。方圆药铺沐家的清风纯药术,方家的磨剑术都是如此。

  手中这柄三尺青锋,看上去明耀闪亮,锋芒毕露,方宁低声的说道:“剑啊,剑啊,剑!我方宁明天一战,就全靠你了。

  你我共对强敌,胜,就可以救活我娘,败,就战死斗场,生死就靠你了。”

  不知道是运气好,还是运气坏,明天就是一个月一次的小型角斗,正好有场战斗,需要少年参加,而且报酬很高,无论生死,都有三百金元的抚恤金。

  方宁和武斗场签约,明天午时在主斗之前的第三场前斗,挑战高卢熊族蛮人。所以方宁才会在此,夜半磨剑。

  水井这里宽敞空旷,正好可以练剑,方宁缓缓的开始练剑,仔细看去,他挥舞利剑并没有使用什么剑法剑诀,只是官学所授最基础的剑法入门,没有什么强力剑招,只有最基本的十个动作:

  劈、砍、崩、撩、格、截、刺、搅、挂、压。

  这十个最基本的剑法动作,三岁小孩都开始学习,最普通不过了,像他这个年纪,已经炼气入门,怎么也会在官学中学习一些简单的剑法,如青松剑法、三才剑法之类的普通剑法,但是他并没有使出那些剑法,只是修炼这最基础最简单的剑法动作。

  这就是在军老院得到的经验,与其练那些什么青松剑法之类的剑法,倒不如打好基础,苦练基本剑法,虽然没有那些剑法各种变换招式,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越基础的越强大。

  这是无数强者的经验,方宁就是靠着这基本剑法,打遍官学武馆,那些修炼各种剑法的同学,无一是他的对手。

  一剑剑的舞出,一剑剑的砍劈崩刺,方宁忘乎所以,在此只是舞动着自己的长剑,专心致志,这一刻只有他和剑,天地之间再无他物,只有一人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