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贵盈门_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依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依 (第1/3页)

  接下来的发展更让所有人始料不及,被抓起的官员承认了陷害皇后娘娘和二王爷。围攻陪都之事并不是二王爷所为,而是五王爷陷害。皇上派人去京城打听情况,那官员谎报京城动乱,皇后娘娘和二王爷扯反旗清君侧。皇上一怒之下才会下令攻打京城,拥护二王爷的官员不想就这样死于奸臣之手,奋起反抗,谁知道这样一闹顿时不可收拾,皇上去陪都时在京城留守的官员也证实了这一点,二王爷要去陪都面圣,一出城就差点死于非命,这一场仗打的逼不得已,平叛的军队说要屠城,京中的武将也混淆视听,故意出城迎战。其实在京中二王爷能调动的兵力有限。

  一场轰轰烈烈的叛乱大戏,戏中的主角是皇上和二王爷,五王爷一党平叛排除异己,立下不世之功。

  这时候皇上寻找已久的上清院道士成琰终于找到,成琰早已经解开二王争储的谶言,无奈五王爷威胁他将谶言的解释换做二王爷谋反,择五王继承皇位才是天命,成琰不肯,五王爷才会对他下杀手,他是侥幸逃生,好不容易才辗转回到皇上身边。

  二王争储,被牵连甚广,查实之后皇上下了杀令,一时之间又无数人头落地。五王爷和王妃被圈禁,淑妃赐死,惠妃褫夺封号降为贵人,淑妃娘娘母家被抄家,国丈被斩杀闹市,女眷徒刑。

  这只是第一轮处置,董长茂等人还被压在天牢里,到底会是什么罪名谁也说不准。与之有牵连的官员全都战战兢兢。

  京中死了许多官员,一时之间空缺无数,从前致仕的官员名单被提起来,不管是休养还是守孝的。只要没有过错一律重新任用。

  刘承隶升为吏部尚书,广平侯陈允远复原职。这个消息却没能让广平侯府和康郡王府热闹起来。

  康郡王府门前一片冷清,宗室营中议论纷纷。都在等丧报。自从上次听说康郡王妃小产出血之后,再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。

  康郡王府大门紧闭,连御医也留在府中不敢挪动一步,想必是康郡王妃的情形一直凶险,照这样想,离报丧也不远了。

  ……

  琳怡觉得肚子里的孩子比晖哥还要乖巧,她陪着周十九。孩子也安安静静地陪着她。要不是晖哥挥着手来抓她,她感觉就要化做一尊石像。

  床上的人她都快要不认识的了,脸庞消瘦,下颌蓄起了胡须,却依旧遮掩不住他的英俊。只是看起来老成许多,真的像他所说的,严父。自从上次周十九昏死过去,她就再也没有给他修剪过胡须,他想要知晓蓄须的模样,如今有大把时间,她就帮他实现愿望,免得将来再生遗憾。

  眼看着胡须慢慢长起来,至少证明他还在她身边。

  细想之下还有好多事没有做。周十九买来琴瑟,她端着架子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弹过,还有那盘残棋,每一次都是才摆上就有人来打扰。琳怡拿起帕子细细地给周十九擦脸,周十九的生辰还没过,她还欠他一碗阳春面。

  他平日里最爱吃的阳春面。现在他却碰也不碰。

  琳怡放下帕子,捧着香气四溢的面条在周十九跟前,“不是我亲手下的,但是很好吃,要不要尝一尝。”

  张风子给周十九看过伤口之后,她才知晓,去杀二王爷的侍卫在刀尖上抹了毒,如今血止住了,毒却不好清干净,周十九的伤口肿起来,身上发着高烧,总算是烧退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

  张风子神情闪烁,她心中已知最坏的结果。

  这样不声不响地躺着,到底还能支撑几日,她不是没有学过医脉,并不是不清楚。可她心里总是觉得能将周十九叫醒,说说他想听的话,做碗他想吃的面条,他就能起来接过她手里的碗,笑着说:“加了臊子很香。”

  想到这个,琳怡就想笑,笑得眼里流在嘴边,学着周十九的模样,“加了臊子很香。”

  床上的人却依旧一动不动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