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_第十三章:四书已通,八股已掌(1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三章:四书已通,八股已掌(1) (第1/3页)

  鸳鸯楼的三人吃完。

  金喜财皱眉道:“那贾小公子平白无故来结识我们,定有目的。”

  “先看看再说,毕竟放印子钱的就是他们府里的人,说不定.......”

  高富全将烟袋在桌沿上敲打,倒出一些墨色烟灰。

  忽然,楼梯口旁边一桌传来几声大笑。

  犹如来自地狱的桀桀鬼笑,田有福惶恐:“陈御史笑了,咱们快走。”

  先前还人满为患的酒楼,如今只剩下陈东生一个客人。

  他却旁若无人一般,笑赞道:“讽刺世人入木三分,此书作者真乃大才哪!”

  话分两头

  且说巡城御史陈东生当差完,便径直去了工部找营缮郎秦业。

  秦业是“秦可卿”的养父,和陈东生是同年进士。

  同年→同师→同乡,朝廷的关系网大多也由此而来。

  不出意外,陈东生给秦业推荐了笑林广记。

  秦业看过倒是笑了,却也说作者太不厚道,只知一味讽刺。

  .........

  碧纱橱在贾母房屋北边的暗室内,中间相隔开了客厅。

  黛玉进京后便居住在此,贾宝玉搬到了碧纱橱外边的明室里。

  两者亦不过一墙之隔,出门即可见面。

  贾宝玉近日在一场勋贵公子的宴会上忽闻笑林广纪这本奇书。

  便托小厮“茗烟”偷偷去买,茗烟买来书提前看过,发现这书有点不正经。

  万一日后被老爷、太太发现,他定是要遭罪的。

  索性回见了宝玉便推脱说卖完了,贾宝玉自然不信,一番撒泼耍赖、威逼利诱。

  茗烟无法,只得偷偷摸摸带来,以银钱骗过门房盘查。

  贾宝玉这才亏得一见笑林广纪的庐山真面目。

  迫不及待的翻到一页,那故事如下↓

  话说有一新妇初夜,新郎不甚在行,将小将军放进而不动。

  新娘呻吟曰:“哎哟,不好,胀痛!”

  新郎曰:“拿出罢?”

  新娘又呻吟曰:“哎哟,不好,空痛!”

  新郎无奈曰:“进又胀痛,出又空痛,汝欲怎么?”

  新娘曰:“你且拿进拿出间看。”

  “哈哈.......”

  贾宝玉看完咧嘴大笑,手舞足蹈,不停拍打坐垫。

  他早通了男女之事,去年就已和袭人姐姐共赴云雨…….

  这些荤段子自然一眼便懂,十一岁的老司机,未免让人艳羡。

  林黛玉见状,过来欲要抢看,贾宝玉嫌书不正经,不给!

  黛玉小嘴一嘟,耍起了那傲娇的小脾气。

  贾宝玉立刻慌了索性妥协,林黛玉唇角扬了扬,往绣墩坐下随手翻得一页是:

  一日,偷儿入贫家,遍摸无一物,乃唾地开门而去。

  贫者床上见之,唤曰:“贼,有慢(怠慢)了,可为我关好了门去。”

  偷儿不忿曰:“你这样人家,亏你还叫我贼。

  我且仔细问你,你的门还关他做甚?”

  林黛玉掩唇轻笑却没出声,只拿帕子抿在嘴边,笑亦不露齿。

  接着又翻看了几页。

  黛玉笑意忽凝,而后红晕爬上了耳根,啐道:“呸!什么污言秽语的烂书!你且仔细舅舅拿你的不是。”

  贾宝玉傻呵呵笑着,上前不动声色的拿回书。

  黛玉白了他一眼又道:“明儿你去不去学里?对了.......

  那位琮三哥应该搬出来了,他定是要去的。”

  贾宝玉听了她的话,眉间升起几分无趣:“横竖是去混几日就回来,什么八股文章,我又不稀罕。

  琮弟如今那副德行,不过是个沽名钓誉——贪慕荣华的禄蠹。”

  贾宝玉开始长篇大论地愤世嫉俗。

  林黛玉笑了笑并不在意,将目光移向他手里的那本笑林广纪。

  心里想是自己抢看在先,倒也怪不得宝玉:“虽然这书多含污浊不堪之处,但那些世态人情,却是我从未见过的。

  想必撰写此书之人,要么是自个儿龌龊,要么是看透尘世。”

  .........

  冷风继续吹,酒幡继续荡。

  主仆二人出了西便门,出门不远就见有个佛寺,叫牟尼院。

  此地的景象荒草萋萋,空空荡荡,牟尼院归礼部僧录司管辖,放眼望去香客一个也无。

  入目所见,皆老柳残败,护城河水泊泊流过,难民三五成群地匍匐。

  有些人想要偷偷混进城,却没有身份凭证为由。

  都被步兵统领衙门、顺天府衙门、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